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独家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癫狂中带几分忧郁.随性中带几分浪漫.

网易考拉推荐

豆瓣-杨千嬅-林夕-黄伟文:一块肉,一位最佳损友,一段三角关系。  

2015-10-15 09:13:0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其实,林夕和黄伟文是弯的,所以这个三角并不是俗世爱情。 
   
  杨千嬅是林夕的一块肉,感受至深。为她填词,犹如从身上割下心头肉来,渍以鲜血,腌以热泪,苦熬而成。相对为其他歌手所写的歌,不过是长剪长有的指甲或头发,同样出自林夕却无切肤之痛。林夕对杨千嬅的偏爱,是有目共睹的: 
   
  “我记得第一首歌,替她写的第一张碟,我没有印象。我只记得是在日本旅行的时候,在厕所写的。在地上铺了张垫子,因为怕吵醒旁人。跟着写第二张碟《再见二丁目》,我仍然不知道杨千嬅是谁。不过我觉得那首歌很好,就把自己的经历写了进去。跟着她唱了之后,我觉得唱得很好。从此我就立定心志,我决定对这个人,我要很偏心。因为我为人出名偏心。 
   
  有很多歌手的歌词未必得到我最真、最好的东西,但我那时候已经决心,将我最真、最好的东西都给她。其实十年来我好像跟她一起经历了一段感情。因为所有我自己的真心的经历都写在她那里。所以我听回她的唱片,从十年前听到现在,我都会想起自己的经历,也会想起她的经历。因为我觉得好像冥冥中我们两个人的经历是二神合体的。 
   
  我很疼爱她,疼爱她的程度到,投票的时候,我会很紧张;叱垞现场数票,报的时候,我心跳得很快,很希望是她拿奖。她买了富豪海湾,我即刻看着楼价,希望马上就升。结果楼价在05年的时候真的大升,豪宅升得很厉害,我见她赚了很多钱,我很开心,好像自己赚了一样。 
   
  有一次我唱卡拉OK,唱《爱人》,王菲在旁边,大家都知道我和王菲的关系。王菲居然说:不是吧,怎么填的比我那些还好。连王菲都妒嫉我给杨千嬅的东西。那真的无话好说了。在公司每次有艺人来,公司的人都会说,你的大女儿来了。大女儿就是王菲,小女儿就是杨千嬅。我没有当她是我的女儿。因为年纪上我生不出她。我当她是我的一块肉。好紧张她,亦好爱惜她。哎,重复了。 
   
  写《姊妹》的时候,我真的当自己是她陪嫁的姊妹。我很希望有一日她嫁得出。可能感情很真,所以《姊妹》我觉得写得很好。在《杨千嬅》里面,我很希望她自己有些缺点可以改善。所以《杨千嬅》整首歌基本上就是鼓励她做人。当然同时也鼓励我自己。《爱人》我写了四次,改了四次。是我自己改的,没人叫我改。” 
   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
   
   
  林夕偏爱杨千嬅,皆是因为《再见二丁目》,其实写的是林夕对黄耀明的感情。林夕与黄耀明一同去日本看U2的演唱会,后相约在日本同性恋区二丁目,黄耀明没有去,于是林夕写下了“原来我非不快乐,知我一人没发觉,如能忘掉渴望,岁月长,衣裳薄”。另外一首《爱人》,因为王菲的批语,也成为林夕偏爱杨千嬅的鉴证。林夕自己讲,将对感情提升了以后的一些领悟给了王菲,把人生的一些道理,一些说教的东西给了陈奕迅,而把比较切身的经历托付给杨千嬅。 
   
  2010年12月21号杨千嬅补摆酒席,她说婚礼是人生最大庆功宴,好比的了终身成就奖。于是好友在婚宴上也如颁奖般发表感言,林夕又说了一堆肉麻兮兮: 
   
  “1996年就开始帮千嬅服务——填词,我相信今晚是我讲得奖感受最长的一次……《少女的祈祷》这首歌,讲一个少女向天父祈求爱情婚姻……曾经好担心,千嬅一日嫁不出去,难道我要给她写首《烈女的祈祷》?……这位烈女事业上精神上是加分的,但在爱情道路上是赶客的,所以一路都为她担心…… 
  当年,自己一把眼泪一把鼻涕,投身在千嬅的感觉上,写了《姐妹》这首歌。旧年写《真命天子》,我才醒起《姊妹》这首歌实在系为自己而写,一方面我好高兴千嬅由姐妹升呢变新娘,另一方面我发觉,剩下的姊妹原来系我自己…… 
  农历年,千嬅同丁生来我家拜年,好多人说,麻将台上见真章。千女华打牌打错,丁生的笑容却一片温馨,像看着一个小朋友做错事,但又好疼爱这个小朋友的样子,我好放心这个姐妹交给丁生……曾经我肉麻比喻,她好似我心头一块肉。她结婚啦,我身上这块肉送了别人,现在是又痛又爱…… 
  今晚,送给千嬅一句话:‘原来在快乐中,不必明白快乐’。 
  ‘分半点福气给我,不准留低我一个’。” 
   
   
   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
   
  被一个大家都崇拜的词神所偏爱,杨千嬅真的很幸运。林夕写给她的歌除了热门如《少女的祈祷》《姐妹》《假如让我说下去》《杨千嬅》《飞女正传》《小城大事》《烈女》,我自己很喜欢《冰点》《河童》《长信不如短讯》《花与爱丽丝》。 
   
  但说实话,从十多岁开始听杨千嬅的粤语歌,看着满眼繁体字的歌词簿,很难忽略一个鬼才作词人——黄伟文。《友谊万岁》《可人儿》《野孩子》《勇》《可惜我是水瓶座》《稀客》《咬唇》《自由行》《炼金术》《超龄》,喜欢的歌竟然一点也不比林夕写给杨小姐的少。尤其《野孩子》和《可惜我是水瓶座》写的入骨入肉,仿佛化身杨小姐。我一直觉得,杨千嬅是林夕的杨千嬅,而黄伟文却是杨千嬅的黄伟文。 
   
  林夕和黄伟文都深谙杨千嬅,杨小姐不开心的时候经常去国外散心,两人很多词作里都会出现独自旅行的字眼,常提到日本和英国。杨小姐喜欢小王子和童话书,所以林夕写《河童》黄伟文写《一个人的童话》。林夕写飞女烈女,黄伟文写野孩子和勇,都是那么孤注一掷不计后果,契合杨小姐的爱情观。从小学开始听她唱无人爱,情路不顺,天父不眷顾,从没感到矫情或者违和。不去蹚爱情那滩浑水也觉得自己失恋了一次又一次,却也能越挫越勇。十几岁时反复听的歌,现在重播仍能跟着哼唱,字字句句都没忘记。多谢林夕和黄伟文,倾注了那么多心血在杨小姐身上,创造了那么多金句,信手拈来便可默出几句,改在签名档里。 
   
  可惜,05年《Single》这张专辑之后,黄伟文没有再给杨小姐写过任何一首歌。当我发觉时,坊间传闻说黄伟文同杨小姐已经决裂。转贴illaby的日志: 
   
  黄wyman在他的词作十年选里说: 
  “其实我一直怀疑杨小姐不曾喜欢过我为他写的歌词,那些道谢,直觉上都是客套话。 
  但一直不太喜欢却一直采用,也许才是种更伟大的包容。   
  而我,真的,都尽了力了。” 
   
  杨小姐出碟,那张碟好歌多多。于是Paco拣了有能红面相的《热血青年》做第一Plug,千Fa自己捡了林夕写给她的呕心沥血之作,《姐妹》做第二plug。黄wyman的《野孩子》就只能做那颗遗珠。 
  千fa可能不知道,那首《野孩子》,也是黄wyman专诚写了送给她的。字字句句,发自肺腑,出于真心。根本不做他人之想。 
  于是黄wyman负气,决裂。 
   
  后来,就写了《最佳损友》。找了和千fa同年同月同日生的eric kwok来作曲编曲,又找了和千fa最是老友鬼鬼的陈eason唱。做完这首歌当天,Eric就同千fa讲,这首歌你一定要好好听。 
  某天,杨小姐驾车出游,途中听到这首歌。把车停到路边,抱头痛哭一场。 
   
  后来,杨小姐接受访问说,一日是朋友,一生都是朋友。 
   
  后来,杨小姐入行十年的纪念演唱会,林夕坐在台上,发表著名的一块肉宣言。杨小姐感恩而泣,然后说,好多个词人,都塑造了好多个我自己。有林夕,也有黄伟文。 
  我在电脑前坐着咬牙,拼命说哎呀呀黄wyman你这个别扭鬼你听见没有听见没有啊啊啊。 
   
  黄伟文当年说,如果是杨千嬅的电影,不要钱我都会去演。 
  所以当年那一部部商业烂片,玉女添丁,干柴烈火,新扎师妹......他是她的师兄,哥哥,朋友......不计形象,不计成本。 
  可是如今,人人都知道,杨小姐是林夕的一块肉,却没有人记得,她也是黄伟文的最佳损友。 
   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
   
   
  原来,是《野孩子》与《姐妹》之争,让黄伟文有了心结。人一旦有了心结,就不会轻易打开,同样是用尽心力写给你的字句,既然不曾珍视,也无谓继续掏心掏肺。一首《最佳损友》,听下来不禁红了眼眶。 
  “问我有没有 确实也没有,一直躲避的藉口 非什么大仇,为何旧知己 在最后,变不到老友。” 
  “不知你是我敌友 已没法望透,被推着走 跟着生活流,来年陌生的,是昨日 最亲的某某” 
  “严重似情侣讲分手” 
  “多想一天彼此都不追究,相邀再次喝酒” 
  “来年陌生的 是昨日最亲的某某,总好于那日我没有 没有遇过某某” 
   
  2005年,叱咤乐坛流行榜颁奖典礼,黄伟文获得最佳作词奖。林夕在庆功宴上喝的酩酊失控大哭……杨千嬅用了林夕的《姐妹》而非黄伟文的《野孩子》做主打,继而僵化了和黄伟文的关系,黄伟文为此写了《最佳损友》却又打败了林夕的《夕阳无限好》,坊间说这就是宿命的轮回。 
   
  香港乐坛两大填词人,两个心思这么细腻的男人,两个爱着男人的男人,没办法不放在一起比较。词神林夕和鬼才wyman总是会爱上同一个人,却总是爱的这么迥异,那么偏激,一个像神一样指引,一个如鬼一般诱惑。若是拿词去分析林夕和黄伟文,不会第一个轮到杨千嬅。王菲,黄耀明,梅艳芳,张国荣,陈奕迅哪一个都压过杨小姐。我不会因为喜欢杨千嬅而去谎造她有多么受宠或是谁的最爱,但是林夕和黄伟文对她却是至关重要。后来黄伟文如《最佳损友》中所说“位置变了各有队友”,把好词都给了薛凯琪,又倾力为出柜的何韵诗写歌。杨小姐少了这个鬼友,之后的专辑顿时失色不少。 
  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